马未都:真正向文化靠拢其实非常痛苦

2015-12-18     来源: 飞马旅
文化对我们来说,是社会上最重要的幕布,你站在舞台上有很多的幕布,你把幕布一层一层掀开后,就能融入到这个社会。但是文化这个幕布强到我们大部分人都不能完全掀开,你只能逐渐适应它。

12月17日,由唯众传媒和飞马旅联合举办的“看见·未来,拥抱双引擎时代——第七届中国商业领袖论坛暨2015‘倾城之心’颁奖盛典”在上海圆满落幕。商界精英、文化名流和创业新锐齐聚申城,从不同的视角,共同探讨“双引擎时代”中国经济和文化的未来。

观复博物馆馆长、文化大家马未都在论坛上指出”我们文化中有很多东西是可以挖掘的,但是挖掘起来非常困难,我从感觉上讲,今天所有人都希望向文化靠拢,因为文化有价值,但是真正靠拢的时候,非常痛苦,它会伤及你很多商业利润,所以我觉得到今天,我没有看出我们一流的企业家,有谁向文化真正示过好。“

以下为现场实录:

文化是什么,文化的定义非常晦涩,大量的书上都很难把它定义清楚。一般我们认为文化就是人类创造的所有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这个体量太大,这么大的体量怎么驾驭它,怎么利用它,都是一个难题。

文化对我们来说,是社会上最重要的幕布,你站在舞台上有很多的幕布,你把幕布一层一层掀开后,就能融入到这个社会。但是文化这个幕布强到我们大部分人都不能完全掀开,你只能逐渐适应它。有的人头脑非常清楚,知道怎么利用文化的价值,但有的人并不是很清楚,但他能凭先天的天赋,也可以利用文化的价值。我们到上海不能不讲很重要的上海人,过去的“上海人”看不起浦东的人,后来因为浦东盖了陆家嘴这样的金融区所以对浦东有敬意。但是在民国时期,没有人看得起这个浦东地区的人,人瘦小,不识字。但是后来凭借一个人对文化的领悟,在上海滩风云一时,一直到1949年离开上海到香港,这个人就是杜月笙,杜月笙一生风纪扣都没有解开过,表示对人的尊严。

他一生中明媒正娶五房太太。最后一个太太是最有文化的,这个太太在中国京剧界,是一代名伶,唱老生的。当年杜月笙60大寿的时候,所有梨园界的人悉数到场,就是余叔岩不来,他最后关门弟子是孟小冬,杜月笙非常喜欢孟小冬,孟小冬有“冬皇”之称,可见她的文化。杜月笙说人不识字不要紧,但是不能不识人,这就是文化,得识得人。所以杜月笙使进了浑身的伎俩把孟小冬娶回家,孟小冬就是杜月笙的文化,这样就把文化娶到了家。

今天谈到文化的创造力,文化的价值,每个人在利用文化的时候,都知道文化跟商业,跟我们想象的目标,尤其跟钱是发生冲突的,因为文化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刚才坐在这儿听前一位嘉宾在讲他的定位,实际上都是文化,比如讲到阿胶,他说人参、鹿茸、阿胶,第一个概念是滋补,滋补这个词只有中国人有,你跟外国人讲什么叫滋补,你得讲半天,不是吃饭,是滋补。滋补就把阿胶套上了,而且不是我套上的,是历史上有一个人,叫李时珍,他写到书里面去的,所以把我们认为滋补最重要的人参、鹿茸跟阿胶搁在一起,就很清楚了。

还有一个例子,加多宝,他说怕上火喝加多宝,上火也是文化概念,你跟外国人说上火,他不知道什么意思,上火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太生气了,还有就是身体不适,这个感觉是中国的文化,你怎么去利用它。文化是一个很强大的东西,我做过实验,我可以跟大家讲一下例子。

我们小时候所受的教育是,男人第一不要儿女情长,第二要死在战场上,这是我小时候的文化。我小时候一听打仗很高兴,能够死在疆场上,就是好男儿。我们受的另外一种教育是不会爱,尤其对亲人不会表达爱,看外国人说爸爸我爱你,我们说不出口,我们没有内心的这种情感。

等我有儿子的时候,我让儿子说,我没机会说了但我儿子有。所以我就教给他,我说儿子爸爸爱你,你就必须说我爱爸爸。我这个实验每一年都如期进行,年复一年,每一天都是这样,经常跟儿子说爸爸爱你,他就说我爱爸爸,这个实验一直持续到小学四年级,当他十岁的时候,我说儿子,爸爸爱你,他说少来这套。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我们全社会的文化不支持我们往前走了,到此为止。通过气息辨析出,今天中国的文化跟你所定的文化完全不一样。

文化是一个背景,你需要一些制度。包括法律,法律也是一个制度,包括你让他说我爱爸爸,也是一个制度,我说了你就必须说,这也是一个制度。不管是大到法律,小到家庭,都需要制度。当制度跟文化的大幕布发生冲撞的时候,你的制度必死无疑。所以我们商场上也是这样的,我们要知道怎么走,如果你硬要走,必死无疑,就是死的时间不一样。

中国人的文化心理,任何人买东西的第一感受讲的是什么材料,过去人家买东西一看是羊毛的,看上去不错,他从来不去考虑这东西是谁设计的。但西方人第一反应这东西谁设计的。越有价值的东西一定要找到有形的根源,这就是我们的文化。

很多人买名牌包,或者别人送你一个包,心想这怎么不是牛皮的,是塑料的呢?但你不好意思说,你一定想,花好几十万买个包,至少是牛皮的吧。物质是我们的第一重要性,所以中国人对所有纯粹的东西感兴趣,要24K黄金的,最近才接受18K的首饰,以前你少1K他都不买,他认为是掺假。所以今天我们面临的是一个世界变革的时代,三次大变革,我们赶上了一次。第一次是农业革命,我们由捕猎、采集时代,变成了种植、养殖时代,所以中国人赶上这波革命以后,以自己的勤劳和忍让,使我们两三千年过得非常好;第二次是英国人的工业革命,我们依赖于手工业做到自给自足,所以对工业革命不感兴趣,我们就吃亏了,所以才有后面一百多年的贫瘠。中国历史中的一个机会,就是全球化,全球化是一个双刃剑,互联网一定是双刃剑,就看你怎么利用它。

怎么利用中国文化的价值?我们在国际上唯一引以自豪的事情,并不是我们的文化比人家早,比人家强,没有,我们就是纯讲活得长。老子说过,你树长得不好看,可以天年。今天的文化也是这样的,我们的文化是拧巴着的文化。像五百年前李时珍说过这个话,牌上写着滋补三宝其一:阿胶,你们真得给李时珍立碑。我们文化中有很多东西是可以挖掘的,但是挖掘起来非常困难,我从感觉上讲,今天所有人都希望向文化靠拢,因为文化有价值,但是真正靠拢的时候,非常痛苦,它会伤及你很多商业利润,所以我觉得到今天,我没有看出我们一流的企业家,有谁向文化真正示过好。


分享

关于我们

飞马旅隶属于上海东方飞马企业服务有限公司,是中国首家创业项目专业管理支持机构。飞马旅的宗旨,旨在建立中国首屈一指的创新型创业项目服务公司。

分享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1-2012 Feimal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124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