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的真需求与伪需求丨飞马讲堂

2018-03-09     来源: 飞马旅公号(微信:feimalv0927)
对并联决策品,只要找到强烈同意的一方,“伪需求”也能成为真需求。所以串联决策的项目,无论其他各方意愿如何强烈,只要其中一方没有动力,闭环就无法形成,真需求也成了伪需求。

去年年末深圳的赛马会上,有一个儿童踢被报警器(成都智锗科技有限公司)的创业项目,基本原理就是利用科技手段,监控分房(分床)的低龄儿童的睡眠情况,一旦出现踢被或跌床,就会即时(手机APP)通知父母。

第十六届赛马会成都智锗科技有限公司

当场一位男评委与女评委就怼了起来。男评委认为这是一个伪需求:因为平时我晚上睡觉之前都要关手机,但装了这个APP之后,就不能关手机了,这样,也会被一些无关的干扰电话和信息闹醒,所以我不会用这样的产品。而女评委则认为:有这个功能很好,孩子分房睡之后我总睡不踏实,也许用了这个产品不会减少我起床的次数,但它会让我感觉多了一个依靠,所以我支持这个项目。

这是很典型的由于男女承担的家庭责任不同,导致的认知不同。父亲怕被吵醒,而母亲则怕吵不醒。作为家庭成员共用的产品,尽管从男性的角度有充分理由认为这种需求并非真实地存在,但如果女性有不同意见,最后产品还是会被接受。

其实许多家庭用品都是并联决策的需求品,只要一方强烈支持,另一方的反对往往无效。比如,像卡布奇诺老年智能手机这样出资者与使用者可能分离的商品,尽管有些老人会认为没必要破费买新手机,但如果子女认定这种手机可以为小辈分忧(具备了防意外、防失联等功能),坚持要为长辈配备,老人也会接受这份孝心的。

所以对并联决策品,只要找到强烈同意的一方,“伪需求”也能成为真需求。

但还有一种需求是串联决策的。比如,2016年12月,国家放开了医师自由执业限制,医生被允许多点执业后,各方一片叫好。但愿意利用业余时间发挥更多潜能的医师却苦于不知可去哪儿兼职;而一些需要引进医师资源的医院,又不知从哪儿找到合适的医生以及匹配合适的执业时间。所以就有创业者推出了一个可以帮助医生与医疗机构信息对接的项目。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这项服务推出后竟并未受到热捧。尽管国家政策已经放开,那些私下欢喜雀跃的医生,却仍然对兼职信息可能被公开顾虑重重。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样的一个项目中,相关利益方除了医生、患者、政府、新兴医疗机构(医生资源的输入方)外,还有医生目前就业的单位(医生资源的输出方)。正是由于目前就业单位领导的或明或暗的反对,使得医生们止步不前,不敢公开兼职。

所以串联决策的项目,无论其他各方意愿如何强烈,只要其中一方没有动力,闭环就无法形成,真需求也成了伪需求。





                        飞马旅,让创业好马拥有腾飞的翅膀     



分享

关于我们

飞马旅隶属于上海东方飞马企业服务有限公司,是中国首家创业项目专业管理支持机构。飞马旅的宗旨,旨在建立中国首屈一指的创新型创业项目服务公司。

分享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1-2012 Feimal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124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