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金瓶梅与老学究,新一代读书人要懂得轻读常看的套路

2017-07-11     来源: 飞马旅公号(微信:feimalv0927)
我自己一直觉得不管做什么,我一直是一个读书人,在7岁的时候,第一次读《封神榜》,那时候我认识的字,只相当于《封神榜》上字的大约五六分之一,你说五六分之一怎么读书呢?是因为你可以一边读一边想象。


 

记得我16岁第一次看金瓶梅,我觉得那个书最有想象力的是“以下省略若干字”,有的地方写以下省略500多字,有的地方写以下省略7000字,我都脑补这个省略是什么。后来就具备一个能力,看书再创造,这是我想说的东西。

 

读书人的心中有另一个世界。我们看书的时候,那是我们的肉体,受一个时代的生产力,受一个时代的条件影响。肉体活在一个世界里,书让我们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书不只是一本书,还是文化传播的载体。

 

我是学社会学的,社会学最早定义公众这个词是两个场合,一个是沙龙,一个是咖啡馆,它把咖啡馆当成公共场所的关键,意思是说有了公共场所,有了知识的分享,人们的意识才有机会形成共识,读书人读同一本书,我们才有共识的基础。


 


今天,一个城市里的书店,其实是新公众意识形成的另一个场域,互联网在今天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对线上、线下书店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我到不同的城市,无论是到重庆的书店,还在上海的钟书阁这些地方,它们都在这个时代扮演了非常重要的新公众凝聚的作用。

 

说到读书人这个词,往前20年说,读书人就是老先生,而且基本没有女性,全是男性。最有意思的是,过去女性读书读得很多的话,我们会称她先生,比如说钱钟书先生的夫人就被称为杨先生。我在北京大学的一位教授,他的太太是中央大学很著名的体育学教授,被成为方先生,其实她也是一位女性。

 

换句话说,以前的读书人,就是读书的老头,读书读到老头了,就叫读书人了。以前你卖书卖给谁呢,卖给老头,在书店里会碰到什么呢?肯定是一堆老头,书店只有一堆老头的话,谁会去呢?老太太也不会去,自己的老伴儿没有了,也不会去书店找老板,书店就是形吊影孤的老头在那儿转悠。

 

总的来说,这个书店还是卖书的地儿,而且还是认为要认真读书的人去的地方,因为他来的时候会认真的选一本书,然后把这本书买回来。

 

 

今天的书店是谁?其实像言几又这样的书店是年轻人为主的,在言几又诞生的时候,我说的很明确。言几又不做70后,甚至80后都不做,我们很明确就做90后。中国人很好办,只要90后认可了,80后就会认可,因为80后要装嫩,一装就装成了90后的样子。只要你能打动90后,你就有机会打动80后。你打动了80后,70后就顺便被打动了。所以,你不用可以打动70后,因为你打动了70后,90后就不来了。

 

成都我们会看到三种书店,一种里面是老先生,一种是新华书店,还有一种就是言几又这样的书店。来的人年轻,长的好看,还有通过坐在这里面带来的环境也很有意思。来的人好看的原因一定是因为我们这个书店好看,一定是因为我们这个书店的气质和消费者的气质是相配搭的。这个旗帜配搭,就一定会有和他配搭的消费者不断的来。

 

我们有些书店看起来有很精致,一类是以年轻人为主打的,还有一类也很精致,我们称他为性冷淡书店。这类书店做的东西也很有风格,但是没有热情的氛围。

 

言几又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黄色的线条,这叫90后黄,而且这个鹅黄色是专门研究过色彩心理而造就的。进来之后会感觉看起来好像跟其他书店不一样,其他的书店进去就是那种冷冰冰的性冷淡感觉。我们是90后店,而那种店是典型的70后店。我们要去理解人,要去打造一个他们想要的书店,这是很重要的。

 

 

过去的读书人和今天的读书人不一样,过去的读书人,读了书但并没有把这个东西做出来。比如过去的人看了封神榜,却没有想到把封神榜做成现实。现在的人跟以前不同。技术、经济能力和各种东西的发展,包括生产力的发展,使得我们有多种可能性。

 

这就是说,读书的人不只是为了读书。过去,读书被认为是一个神圣化的过程,而在今天,它是一个世俗化的过程,普通人读了书,把书里的世界变成现实的世界,从这个角度来说,书是一个工具。

 

现在已经和以前出书的模式不一样了,以前我们的信息和知识是分开的,知识一般是在书上的,称为沉淀的文化,称为知识。信息是什么呢?偶尔的不稳定的东西称为信息,不稳定的信息比较逗,系统性的比较闷。而今天的东西,知识和信息一体化了。说明什么?说明今天我们的读书,用的是浅读书和轻读书。

 

大家到言几又,读书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是趋势型读书法。这个方法主要通过看书的名字,你们看书的名字就知道,最近大家主要是在写什么样的书。知道了书的名字,就知道世界的趋势,这很重要。

第二种是目录型读书法。这个书是写什么的,看目录就行了。如果一本书看一年,就会很容易被一本书固定住。如今是一个互联网时代,互联才是知识的力量。不然一晃眼一年的时间就没了,这个时候就用目录型读书法。比如时下很流行的一本书,你大概看一下目录,就知道是写什么了。如果真的把这本书看完,过了三个月人家问你写的是什么,你也只能说大概就是写了什么的,所以,看目录和你读三个月以后的效果是一样的。既然效果是一样的,那就看目录就可以了。这个方法起什么作用呢?万一到将来某一天需要用到这本书的时候,再回头查这本书就可以了。

第三种是礼节型读书法。其实书籍的价格并不高,但是通过把书送给他人的方式,自己作为送书人,而对方就成了读书人。这种方式也是很好的读书和用书的方式,因为在送的过程中,首先你会去找书和选书,然后才是送书。而且这种方式比在工作中或者其他场合中送礼送钱的方式显得更高雅。


 

现在我们的知识,读书用越慢的方法记得越少。以前人们慢慢读书是因为书本来就少,没多少书可读。孔夫子的时代,一卷厚的竹简也只能写800个字。而且,那个时代,为什么读书那么慢,因为刻上竹简很难,很重,所以一定要用文言文的方法。但是就产生一个问题,字太精简了,理解就很难,所以那个时候读书人很少。

 

今天不一样,现在资源很丰富,很多小朋友在读书的时候,太多字我就不读了,直接是漫画的我才读。有的时候画也懒得看,别人读自己听就好了。所以今天很多人愿意听喜马拉雅,愿意听蜻蜓,人们有很多简单快速的方法来获取知识和信息。

 

在座的各位,都有很多闲暇的时间,每个人闲暇的时间都有很多种度过的方法。而一个在闲暇的时间读书的人,跟不读书的人的区别就在于,大部分的活动是在重复的,很少会变成发散性的知识。但如果你跑到这个地方,很快的看一本书,你就变得很不一样。因为书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每一本书都有第一章和最后一章,每一本书都有系统。

 

我们常说知识变化太快,所以言几又是一个快读书的地方,我们是倡导快读书的群体。我们倡导流行、时尚、变化、快捷、美丽的读书方式。我们希望留下年轻人,愿意用浅读快读的方法,掌握流动性的信息。


 

一个读书的地方会决定出什么样的人才,就像不同的大学会出不同的人一样。在传统的读书店,特别容易出个体的精英式的读书人。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很个体化。而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时代,需要的是互联化、群体化和组织化,我们希望在这个地方具备共同的气质。大家读书的时候,具备效率,具备选择力,有广阔的眼界,对很多东西都有共同的见识。

 

今天说的创新创业者是什么样的人,我觉得他们就是新一代的读书人。他们因为知识,因为信息,所以开化了自己的见识,开始了某一种爱好,开始了某一个领域的创新或创造。我相信在言几又的读书人中间,在这些新读书人中间,隐藏着很多有新创造力的人群。这些人群会在这样新的读书方法中脱颖而出,从而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这样的地方跟时代的前进,特别是快速的前进,密切联系在一起。言几又不是一个简单沉淀的地方,不是一个简单的文脉所在,而是一个知识和信息的弄潮儿品牌。那些弄潮儿就与我们同行。

 

一个城市的品质是跟书连在一起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今天开的亚洲书店论坛已经不再是传统的书店业的聚集。我认为这是一个特殊的创新空间、创新人群和创新的生态的推动者的论坛。这是我特别感兴趣的地方,也觉得很受益于这样的活动。希望在这样的空间中,未来能更多的跟这样的创造者一同发现新的可能性,推动新的可能性。

 

言几又的广告口号叫“让生活很不一样”,我们今天做的很多事情是把那些本来书里面讲的东西变成现实,而这恰恰是创客的意识,如果你一定要想在中间脱颖而出,也要make life different。

 

飞马旅,让创业好马拥有腾飞的翅膀

商务合作(刘奕):13120782070

内容合作(蔡燕兰):13917909350

BP投递邮箱:xuxiaoduan@feimalv.com

其他入驻平台:新浪微博  / 头条号 / 

搜狐公众平台 / 企鹅号 / 网易媒体平台




分享

关于我们

飞马旅隶属于上海东方飞马企业服务有限公司,是中国首家创业项目专业管理支持机构。飞马旅的宗旨,旨在建立中国首屈一指的创新型创业项目服务公司。

分享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1-2012 Feimal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124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