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投族 | 觅食迹:打造美食综艺内容输出的最强平台

2017-06-30     来源: 飞马旅公号(微信:feimalv0927)
国内首部明星素人竟吃真人秀网络综艺由熊猫直播平台直播和腾讯视频综艺独播,从3月28日上线到5月16日结束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共计在熊猫直播13期内容,累计在线观看直播人数2804万,单期观看直播累计人数最高600多万,单期观看直播最高峰值200多万,弹幕每秒最高峰值1万多条(这是来自熊猫直播平台数据)。腾讯视频点播共计6期总播放量过亿,最高单期2千多万,广告收入近千万,这对一个初创团队而言,战果超出预期,在网综原创IP第一季有如此成绩实属奇迹。

在盈画公司内,三位联合创始人徐琼佳、米昕、施玉城各有所长,分工明确,默契互补。米昕主要负责商务运营和平台对接,施玉城则负责所有的内容执行,而作为联合创始人中的唯一女性,徐琼佳则主要负责内容策划及公司内部管理。

 

“我们以前做美食节目,虽然很成功,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流量再大,品牌再知名,最终还是要落地变现。”这位外在美丽内在强韧的创始人,不仅看到了体制内的理想化,也看到了创业路上的残酷现实。

 

《来吃来吃大胃王》是盈画文化今年第一季度推出的第一个原创IP网络综艺美食真人秀节目,成功刷新直播平台在线观众观看直播综艺的数量最高纪录。

 

 

徐琼佳透露,《来吃来吃大胃王》强烈的市场反响也使得该节目的广告收入节节攀升。到首季结尾时,其广告收入已经直逼千万元大关,远远超出此前的预想。

 

“团队真的很重要,我一个人根本做不起来这个事情,一定是三个人一起磨合。”徐琼佳告诉我们,在操作《来吃来吃大胃王》这档节目时,也是三位创始人吵得最凶、最频繁的时候。在那段充满着争执的过程中,三个人心里其实都惴惴不安:谁都不知道《来吃来吃大胃王》这样一个完全原创的美食节目到底合不合网络食品手中的胃口,也不知道这个节目是否真的能成功。

 

那段时间,三个人就跟疯了差不多。“我们仨把所有的精力、财力、经验、资源全部毫无保留的投入其中,孤注一掷。”在《大胃王》节目开播前,节目中的明星、租用的设备、拍摄的影棚、上线的平台,哪一样都要花钱。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发生停滞,就意味着整档节目可能流产。

 

盈画联合创始人

(左:施玉城, 中:徐琼佳,右:米昕)

 

创业中的辛酸与艰难,身在其中才知其味。

 

熬过最艰难的日子,《大胃王》首集播出,24小时内首播平台腾讯视频的阅读量破千万,评论超过60万,而广告赞助直到最后一期录制的时候仍然源源不断涌入。

 

最夸张的一次是当天傍晚就要录像,上午一边与带着合同开会的客户谈判,一边准备了这个客户有可能出现环节的所有物料。合同当场签完,赶在下班前打了预付款,晚上赶上了最后一集的录制。到了这个时候,三位联合创始人才松了一口气:熬过的艰辛与等待,都是值得的。

 

就这样,3位联合创数人,带领着20人的团队,历时数月最终再次成功打造出了的盈画文化的又一个2.0产品——《来吃来吃大胃王》网综IP。

 

内容创业的”坑”与”路”

 

关于“内容创业”,关于IP打造,最终还是要考虑最现实的一个问题:如何变现?

 

飞马旅CEO&飞马资本合伙人钱倩,与盈画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施玉城,一起做了些思考与讨论。

 

 

飞马旅CEO &飞马资本合伙人钱倩与盈画联合创始人之一施玉城现场对话

 

钱倩:新媒体时代内容创业的主要收入来源,相较传统内容输出模式,是否有新突破?

 

施玉城:内容创业目前最为主要的收入来源,来自于两块:一是广告收入,另一块来自于流量变现后的电商产品。

内容变现带来的广告收入,天然存在着体量越大,投入越大的正相关关系,本质上与互联网的以小博大,抓住用户痛点转换流量的思路是相反的。就象我们现在看到的类似<奇葩说>这样的过亿收入的综艺,而事实上制作投入的成本也是等比例增加的。

纯电商产品对于真正的内容创业公司来说,无论是渠道还是操作执行,都存在太多障碍,绝大部分的内容创业公司其实都不具备电商运营的基因,真正把看内容的用户转变成电商的购买用户,其实很不容易。

我们在内容创业中,首先思考的是如何改变原来的变现路径,还不能完全说是颠覆,但肯定思考的纬度更加多元,实施的步骤也更加突破常规。

在内容生产中,首先要考虑产品如何落地,由落地和可以衍生的变现产品,倒推和设计出观众喜欢的节目内容。目前受众越来越细分,内容也越来越垂直化,而盈画团队选择的方向就是深耕美食领域,利用自身的美食资源,打造别人不替代的垂直化内容,并丰富衍生产业的各个环节,利用高流量高品质的视频内容为衍生产业铺路,让产品直接可以产业化,这样才是真正突破电商的“传统”模式,打造新的内容创业变现可能。

 

盈画公司办公一角

 

钱倩:《来吃来吃大胃王》这档网综节目,为什么会在今年这么火爆?有分析过背后的原因吗?

 

施玉城:《来吃来吃大胃王》这个品类与话题之所以在这个点上爆发,有必然的原因。

一个是在移动互联网上短视频已经非常爆发了,但其实中等长度的视频反而缺乏,所以我们开玩笑叫这个产品叫“下饭视频”,大半个小时,中午在办公室吃外卖,或者晚上一个人回家,正好用这个节目可以吃完一顿饭;

另外一个,我们也研究过,在直播平台上,这些能吃的小个子女生,粉丝非常之多,年轻人会花时间看别人吃饭这件事,其实是可以被放大。

当然,这也源于我们团队在东方卫视期间,做了很多美食类节目的积累,《顶级厨师》,《星厨驾到》等都出自我们之手,这些传统电视中的综艺节目制作的流程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而之前的几个月,国内所有美食类节目所以我们都研究过,果断定下美食综艺这个形式,然后在每个环节上都作了创新的“梗”,比如主赞助商味全,推出的600亿乳酸菌,不止于综艺节目的口播,品牌露出等等,更重要的是把它的功能与节目环节相结合,包括一些小的桥段,如乘火箭去到另外的星球,专门有个电台播报,等等,都让客户很兴奋。

目前利用移动端观看视频内容的70%-80%人群为年轻人。而《来吃来吃大胃王》恰恰迎合了年轻人的内容需求,有共鸣又充满新奇感,正是节目最为符合年轻人心态的设计。在节目内容中,着重使用了新的语态与形态,进一步抓住了年轻观众,这正是《来吃来吃大胃王》迎来爆发的原因。

 

采访现场

 

钱倩:相比创业之初,盈画的业务方向和模式,似乎做了较大的调整和改变。

 

施玉城:盈画从《觅食迹》开始涉猎互联网,我们开始研究与身处传统媒体时不同的生产方式,以及寻求可能的变现能力。一路摸索过来,却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团队丢掉了本身的优势一味寻找所谓的互联网思维,这让公司在某种程度上丢失了方向。

通过一年的摸索时间,公司重新确定前进方向,舍去原本制作公司的承制类项目,着力自有IP的开发,利用团队最强的内容创造能力,打造美食IP矩阵,利用优质内容吸引广告收入,再拓展内容衍生产品直达C端进行变现。

作为内容创业公司,在行业内,我们是以“米未”为榜样公司(米未传媒,一家专注于互联网视频内容开发、生产及IP经营的创业公司,成立仅5个月,公司估值已超20亿元),它具有很好的IP开发能力以及衍生品打造能力。他们是我们的目标。

 

盈画联合创始人之一施玉城

 

钱倩:转向综艺这个方向,现在看上去火了,可也意味着会有其他人进入,今后有没有产品更新的打算?

 

施玉城:盈画从天使轮到现在,一年多时间,已经走过了两个发展阶段。

盈画1.0:创业初期,盈画曾为各大电视台制作大量的节目内容,等于是个承制方;2015年8月至今,《觅食迹》、《食种男》两大原创视频节目正式推出,真正有了创业的方向,就是以美食为切入口,连接年轻人的生活,试图把年轻人生活方式与消费结合起来,其中有一小段还尝试做过电商,但很快发现我们没有这基因,也管不好电商的选品与供应链。

盈画2.0:转向首个原创网综——《来吃来吃大胃王》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第一季圆满落幕,验证了我们之前半年多的筹备与测试,但我们深知一个网综IP的生命力也是有周期的,所以如何持续让这个节目有看点,有吸引力,成为“长青树”,还是有很多挑战的。

我们的3.0产品已经在筹划中,将涉及到线下美食餐馆的改造与翻新,这些目前都在积极筹备当中,相信今年都会陆续推出。

 

盈画联合创始人之一徐琼佳与飞马旅CEO钱倩

 

在消费升级大环境之下,很多传统美食也将迎来新的升级机会,这或许将会挖掘出一系列新的产业机会。

 

作为飞马基金投资的早期项目之一,盈画透露,公司目前已经马不停蹄地开始第二季《大胃王》节目录制及一系列3.0新产品的上线,同时也将启动新一轮融资计划。

 

“说得简单一点,盈画文化就是想继续深耕美食领域。我们会有自己线下餐厅、产品、视频,以后还会产生各种与美食相关的可能性。”三位创始人在谈到盈画未来时显得极为自信:从天使轮开始尝试互联网上相对流行的觅食内容,到磨合团队后重启美食综艺的制作,创业团队最终还是要把握住自己最擅长的那一点,穷尽所能,先把优势做到极致。

 


飞马旅,让创业好马拥有腾飞的翅膀

商务合作(刘奕):13120782070

内容合作(蔡燕兰):13917909350

BP投递邮箱:xuxiaoduan@feimalv.com

其他入驻平台:新浪微博  / 头条号 / 

搜狐公众平台 / 企鹅号 / 网易媒体平台


 



分享

关于我们

飞马旅隶属于上海东方飞马企业服务有限公司,是中国首家创业项目专业管理支持机构。飞马旅的宗旨,旨在建立中国首屈一指的创新型创业项目服务公司。

分享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1-2012 Feimal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12458号-1